法律服务咨询电话:153-5352-1299您好,欢迎来到 张倩妮律师团队 官方网站
首 页    民事案例 经济案例 返回首页 刑事案例 公司案例 联系我们
专业律师 Professional Competence
首页西安企业诉讼律师面包屑公司案例西安企业诉讼律师面包屑 企业诉讼黄家瑶与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政府二审行政裁定书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黄家瑶,南京富豪饭店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委托代理人王正伊,上海市锦天城(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政府,住所地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269号建邺大厦。
法定代表人闵一峰,该区区长。
委托代理人杨赞元,该区政府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张艳峰,江苏汇丰锦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黄家瑶因诉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建邺区政府)其他行政管理违法一案,不服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宁行初字第170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2016年2月2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6年4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黄家瑶及其委托代理人王正伊,被上诉人建邺区政府的委托代理人杨赞元、张艳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认定,2003年4月10日,建邺区政府作出建政发(2003)96号《关于将富豪饭店等三处资产划归建宇开发公司的批复》(以下简称《96号批复》),其主要内容为:”为支持开发企业改制,根据区政府(2002)第15号会议纪要精神,已明确将富豪饭店、江苏鞋城、柏果树网店房三处资产划归你公司(即建宇开发公司),划入时间为2002年7月29日。同意上述三处资产纳入改制资产审计评估的范围,希接文后抓紧办理有关手续,完善改制各项工作”。
另查明,因房屋租赁合同纠纷,南京建宇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原建宇房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建宇集团公司)于2007年4月24日以黄家瑶、南京富豪饭店有限公司(原南京富豪饭店改制后企业,以下简称富豪公司)为被告向原南京市白下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在该案审理中,建宇集团公司将《96号批复》作为证据提交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本案中,虽没有证据证明建邺区政府作出《96号批复》后已向富豪公司或向黄家瑶等富豪公司的职工进行告知或公示,但在黄家瑶、富豪公司与建宇集团公司的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件审理中,《96号批复》被作为证据向法院提交。根据该案审理情况,黄家瑶至迟于2007年9月13日知悉《96号批复》的内容。黄家瑶主张其在该案中系以个人身份参加诉讼,不能代表富豪公司知悉《96号批复》内容。自然人虽具有多种身份,但知道属于客观事实,黄家瑶主张其作为自然人知悉《96号批复》内容,但作为富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不知悉《96号批复》内容,与事实不符。因此,本案起诉期限至迟应于2007年9月13日开始计算。无论陈海琴等11名富豪公司职工于2014年7月起诉,或黄家瑶于2014年12月提起本案的诉讼,均超过了法定起诉期限。
黄家瑶主张建邺区政府于2014年4月25日向陈海琴的信访回复中告知了诉权,本案起诉期限应自该时间开始计算。首先,该证据系打印件,其真实性尚不能确定。其次,回复的内容是建议相关人员通过诉讼确定财产权属。该回复仅是对争议的解决方式提出建议,而非行政法意义上的告知诉权。故黄家瑶主张应自该日期开始计算本案起诉期限缺乏依据。
综上,黄家瑶提起本案行政诉讼已经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裁定驳回黄家瑶的起诉。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黄家瑶上诉称,一审裁定认定事实不清,上诉人在本案中是以企业诉讼代表人身份参加诉讼,在(2007)白民一初字第497号案件中,则是作为自然人和企业法定代表人的身份参加诉讼,故不能据此认定上诉人在2007年就已经知悉《96号批复》内容。一审适用法律错误,本案涉及不动产,应当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二条规定的20年起诉期限。建邺区政府办公室的信访回复可以证明,2014年4月25日上诉人才知道自身的诉讼权利,上诉人没有超过起诉期限。请求撤销一审裁定,指令一审法院继续审理。
被上诉人建邺区政府答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案起诉期限的计算,应以上诉人何时知悉相关行政行为内容为依据。2002年改制前,原南京富豪饭店一直是租赁使用涉案房屋,并不享有房屋所有权。2002年企业改制时,相关改制文件和改制协议也都明确房屋是租赁使用。在原建邺区网点办被撤销,本案所涉房屋移交给建宇集团公司后,上诉人在2003年3月也与建宇集团公司签订了租赁合同。上诉人对于房屋租赁的事实以及房屋已归属建宇集团公司是明知的。在2007年建宇集团公司起诉上诉人和富豪公司的房屋租赁案件中,上诉人对于房屋租赁事实以及房屋属于建宇集团公司所有也并未提出异议。且在该案审理中,建宇集团公司已将《96号批复》作为证据提交并经过上诉人和富豪公司质证。在此情况下,上诉人直到2014年11月才就《96号批复》提起诉讼,早已超过法定的起诉期限。上诉人认为本案起诉期限为20年的理由,没有法律依据。综上,被上诉人认为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上诉人黄家瑶提起上诉后,一审法院已将双方当事人在一审中提交的全部证据材料随案移送法院。本院从证据的关联性、合法性、真实性三个方面对双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进行了审核。经审查,本院认定的案件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无异,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的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本案中,相关的生效民事判决认定的事实可以证明,2007年4月24日建宇集团公司诉黄家瑶、富豪公司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中,建宇集团公司已将《96号批复》作为证据提交法庭,并经过了黄家瑶的质证。故迟至上诉人黄家瑶在该民事案件中对《96号批复》进行质证时,应当视为上诉人黄家瑶已经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本案被诉《96号批复》的内容。至2014年11月20日黄家瑶具状向一审法院提起本案的诉讼,已明显超过法定起诉期限。
是否知悉《96号批复》的内容属于客观事实,尽管自然人在社会生活中可能存在各种身份,但上诉人黄家瑶主张其以自然人和企业法定代表人的身份知悉《96号批复》的内容不能代表其作为企业诉讼代表人也知悉该批复,该观点有违一般社会生活常识,本院不予采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二条的规定系关于行政诉讼最长起诉期限的规定,不适用于本案上诉人已经知道被诉行政行为的情形,故对上诉人黄家瑶关于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的主张,由于没有法律依据,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一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审判程序合法,裁判结果正确。上诉人黄家瑶的上诉请求和理由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lan-service行动多于承诺Copyright © 2017  张倩妮律师团队TM 版权所有
陕ICP备17014168号 zqn@zqnlawyer.com